北京pk赛车官网

书香岁月

?发布时间:2019-09-19 ?【字体:??

  ■万蕊新  
  离开家乡那年,正值初春,正上初中的我随南下工作的父亲转学至广东。时隔20多年了,那一抹珍藏的记忆始终萦绕心间。印象中,得知要去广东上学,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兴奋。出发前的日子,母亲特意为我和父亲缝制了两个大行李包。离别前的那天晚上,当母亲让我抓紧时间整理物品时,我来到陪伴我长大的书屋,凝眸于一层层罗列整齐的书柜,心里霎时有种说不出的惆怅与不舍。书柜里的书大部分不是很新,绝大部分来自于二手书摊,却不曾影响我对它们的喜爱。趁着母亲不注意,我悄悄地把已经放置好的一些衣物藏了起来,用心仪的书本取代。原本觉得大的行李包,此时此刻,竟如此小巧,根本装不下我心中最宝贵的那些书籍。
  母亲送我和父亲去火车站时,唠叨着说我装的东西太重了。可是在我心中,巴不得整个书屋都能装在背包里。绿皮车在汽笛声中缓缓滑过了站台,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致和母亲那瘦小的身影,我和父亲安静得许久说不上话来。
  我的父亲爱书如命,深受父亲的影响,无论走到哪,我也爱与书为伴。我时常会与父亲相倚坐在河畔,为一个书中的问题争得面红耳赤,有时则是开怀大笑,在书中体验百味人生。
  美丽的春天到来时,父亲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响彻山峦,唐诗宋词飞翔在田园风光里: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”油菜花儿咧着嘴和我们一起诵读初春羞涩——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唱歌声”“独怜幽草涧边生,上有黄鹂深树鸣”。潺潺的小溪水声叮咚,青草在书声琅琅春风里霎时有了灵气。
  那时,我和父亲各自捧着书本,漫步田野,陶醉故事情节里。心爱的小羊羔总爱倚傍在我和父亲身旁,在绿茵茵的草地上,安静地吃着草。蓝天白云下,湖畔倒映如诗的画面,亲切的“咩咩咩”声划破春天的宁静,与远处绿皮车的汽笛声遥相呼应,抒写出与书为伴的诗意人生。
  曾记得,父亲年轻时特爱写文章,时不时有作品刊登在《株洲日报》上。每到此时,我都会开心地扑到父亲的怀里,分享他的喜悦。走在河堤上,小羊羔是我们忠实的听众,父亲拿着报纸,伴着春风读着他的文章。他的文章朴实无华,情真意切,有时我会感动得流泪,有时又被父亲幽默风趣的文风逗得破涕为笑。如今,我仍背得出父亲自写的诗歌《观湘江》:“烟雨湘江畔,水天阔无穷。斜辉倒映渔歌晚,浪卷夕阳红。”诗句中,我仿佛看到气势磅礴的湘江在沸腾、在欢笑。
  记忆中,那个时代父亲工资很低,一个月的收入不到30元,只能靠妈妈种菜来维持家里的生计,生活勤俭节约。但是父亲在买书方面从来不会犹豫,只要我喜欢的书籍,他都会想方设法满足我读书的愿望。印象中,父亲总会从工资里节约出来一笔钱,每年坚持订我最喜爱的《儿童文学》。每当月底刊物要寄送到时,一放学,我便会不停地往父亲单位传达室跑。久而久之,阿姨也形成了习惯,会特别留意父亲的订书邮件,免得我到一大堆无关的信件中去翻阅。
  一拿到新的一期《儿童文学》,我便会用旧日历把它包好,生怕折损了书页。煤油灯下,我如饥似渴地读着里面的文字,翱翔在书香的蓝天里。如今,我儿子也长大了,每期《儿童文学》我坚持订阅,每回儿子拿回家时,我和他一起阅读。看着他痴迷的样子,总能勾起我的回忆,重现我和父亲沉醉书扉的岁月。
  父亲当年的稿费很低,有时一篇很长的文章,只有2元,但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数目了。父亲会揣着几个月积攒下来的稿费,带我去逛旧书摊,这便是我们父女最开心的事情。
  每次得知可以去旧书摊,我比谁都开心。早早吃过晚饭,我就嚷着父亲带我去市中心夜市的旧书摊。小学时,家中还没有自行车,我和父亲顺着蜿蜒的铁路赶近路去市区。我分外期盼早点到市里,让我去轻吻那些书本温暖的封面。
  由于往来的次数频繁,旧书摊老板打老远看到我们后,主动打起了招呼。一看到那些书,我俩就舍不得挪步,老板索性拿出自己带的小板凳让我和父亲坐下慢慢看。湖南初春的晚上温度很低,我却感到特别温暖。
  在那里,我第一次拥有了一套完整的《红楼梦》连环画册。虽然书面破旧,在我心中却无比珍贵。在爸爸的指导下,我接触了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《飘》等外国文学作品,俄国作家列夫·托尔斯泰笔下的女主人公安娜波折的悲剧故事令我无比动容。
  旧书摊的老板对我们特别好,直到边上做生意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才提醒我们下次再来。当我和父亲恋恋不舍地离开书摊,才发现街上已看不到什么行人。天色已晚,我和父亲特意绕了个远,经过铁路旁的铁索桥,穿梭河堤赶路回家。沐浴在田园的春风里、沉浸在书的情节里,我和父亲有着说不完的关于书的话题。绿皮车披着星光,在夜色中穿行,绵延着我俩书中的梦想。
  时光如梭,离开家乡,我来广东已经二十载。难忘故乡,是因为那里珍藏着一段我与父亲走过的读书岁月。读书的习惯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,反而令我更加沉迷于读书。夜深人静时是我最喜爱的阅读时光,普希金的《秋》里写道:“萧萧的落叶将洒满落寞的水面,披着绣有金黄叶子的围巾……”徜徉在普希金的诗歌里,我陶醉在秋的唯美与诗意中。费特写到“这片树叶虽已枯黄凋落,但是将在诗歌中发出永恒的金光”,这句话深度概括了诗歌独特魅力与人生哲理。我沉浸在诗歌里,竟不知夜色已褪去,天边泛起了白色的轻纱……
  闲暇之余,我和父亲一起整理旧书架。抚摸熟悉的书页,一缕缕暖阳轻洒在心扉。父亲年迈多病,很多事情或许已淡忘,但他眷恋书的眼神却告诉着我,他在和我一起思念着故乡。春天到了,河堤边的油菜花开得正旺,熟悉的汽笛声在耳畔响起。而我,正为他读着现今我在报纸杂志发表的散文,诉说墨香里的父女情深,一起在文字的海洋里寻觅着故乡的书香……
附件:
回到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