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赛车官网

铿锵流韵

?发布时间:2019-08-27 ?【字体:??

■李 泳
  南京这几年变化真大,在原先的中山码头老栈桥北侧也就是现今下关滨江风光带上,出现了一处火车主题公园。那里展示着旧时的蒸汽机车和绿皮车厢,吸引了中外游客前来参观。
  记得大约从我7岁那年开始,母亲就时常带我去当时的南京下关站,乘火车去看望在外地一家医院工作的姐姐。那时,绿皮车的车厢设施非常简陋,没有空调,属夏热冬冷型。火车坐久了,我渐渐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:每次乘坐火车后,衣服上、脸上和手上都沾满了黑灰。当我把头伸出车窗外时,眼睛会被风吹进沙子。我问母亲原因,母亲想了想,解释道:“可能我们的车厢离火车头比较近吧,火车头是烧煤的蒸汽机车,那黑灰许是烟囱里冒出来的煤灰。”那时,火车停站时间比较长,下车后,我赶紧跑到火车头旁仔细观察,发现黑黑的火车头像一座卧倒的铁塔,正呼哧呼哧地从烟囱里喷出白色的烟雾,夹带着煤灰,纷纷扬扬,四处飘飞。红色的大轮子上面是高高的驾驶室,3名身穿藏青色铁路制服的人正在劳作,他们穿着厚重的翻毛皮鞋,胸襟前那一排嵌有路徽的金黄色铜质纽扣在烟雾中闪闪发光,感觉好威武、好气派,其中一位还朝我摆手笑笑。母亲告诉我,那就是火车司机。从那时开始,火车司机就成了我心中无比仰慕的职业。
  长大后,我考上了一所铁路学校,学习铁路内燃机车专业。除了高等数学、理论力学、电工原理等基础课程外,学校还安排了蒸汽机、柴油机、电传动等课程,也就是说毕业后,我很可能要去开火车。当时,我心里好一阵兴奋。毕竟那时正值做梦的年纪,之前我曾在一本书里看到过这么一句话:“开火车是每个男孩子的梦想。”是啊,要是将来能当一名火车司机,也穿上那身带铜扣子的铁路制服,该有多神气啊。
  我进上海机务段实习时,正赶上我国改革开放发轫之时,我惊奇地发现,当年那种冒黑烟、吐白汽的蒸汽机车已经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,取而代之的是功率大、速度快的内燃机车。我兴奋地爬上火车头仔细打量一番,只见驾驶室内宽敞明亮,瞭望视野开阔,还有许多以前从未见过的先进自动化设备,不由得一阵感慨:变化可真快!
  在铁路干了大半辈子,其间因为工作需要不时变换工作岗位,却不曾离开过火车头和两条钢轨。如今,一趟趟复兴号列车往返于南京和北京之间,从前老旧的下关站也被现代化的火车站——南京南站取代了。
  抚今追昔,让人不由得感叹:“时间都去哪儿了?”从我们这一代铁路人身上,能够窥见铁路发展70年留下的足迹。管内铁路线上的火车头尽管数度更换名称,但杏花春雨、霜菊秋月,在寒暑交替之间,滚滚车轮一路呼啸前行,一路铿锵流韵。我时常庆幸自己此生与铁路结缘,幸福地见证了铁路70年的发展变迁。
附件:
回到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